臺生

臺生

繪圖/仙草

3小進覺得自己很尋常。這不是說她不知道自己好看。她知道,而且很早就學會善用這一點。她很明白自己的微笑對哪些人有效,通常是男人;對哪些人卻適得其反,通常是女人。不過就算是女人她也知道如何應付。她不張揚,總是安安靜靜的,假裝不知道她背過身去之後那些竊竊私語。她理解那些視線。她逐漸長大之後,她們就說:「跟她媽一樣。」不是指她的外貌,而是指她的未來。先做預言,斷定她會和她母親一樣做出點醜事出來。無論她穿着多麼簡單乏味,從頭包到腳,無論她頭髮夾得多麼整齊,那些人就像等待一個巨星誕生,充滿興味的觀察她,從未放棄。她們注視她的長大,注視她的逐漸成熟,逐漸出落得清秀動人,注視着,並且期待某些見不得人的事會像果子成熟一樣爆裂開來。

大家都說她漂亮。從小就這樣。她四五歲的時候,就有人說:「小進長得真漂亮。」那時候她媽媽還在,給她縫花邊裙,頭髮上扎緞帶。手上還拎一個小花布包。她母親那些點子不知道哪裡來的。那年頭沒有人那樣穿着的。有一張照片,她站着,白底紅花小圓裙。頭髮中分,在頂上扎出兩把厚而大的小瀑布似的發瓣,用講究的粉紅緞帶綁出大蝴蝶結。手上居然還捧着一把塑膠花。她母親站在旁邊,頭髮梳得高高的,畫了長而斜的眉毛,塗了鮮亮脣膏的紅脣緊緊抿着。

她身上的洋裝是自己縫的。跟小進的裙子同一匹布料。款式也差不多,只是裙襬更大更明顯,襯托得腰肢特別細。上半身則只是貼身的削肩無領上衣,可能是她從雜誌上或電影裡看來的款式。結婚前她作裁縫,手藝不錯,但是婚後藺伯偉不讓她接工作。可能是疼她也可能是防她。雖然畢竟沒有防成。

她站着,兩腳交併成丁字形。白色高跟鞋。脖子上有一圈類似珍珠的白色項鍊。不過小進可以肯定那絕對不會是珍珠。那時候馬利還沒出生,只是不知道她哥爲什麼不在相片裡。

少年鲁邦
灭绝师太 小说

這照片竟然完整留下來,其實滿奇怪的。有她母親的照片多數都被毀了,或者剪掉。全家福照片直接把她母親的頭從照片邊沿剪下來,留下一塊長條橢圓形的缺口。一個無頭女子坐在他父親身邊,抱着小嬰兒馬利,小進和藺虎坐在兩人腳前,一邊一個。腦袋微微抵着父母親那兩雙並在一塊,顯示着相愛和親暱的膝頭。父母的結婚照也一樣。母親被從旗袍領上剪去。沒有頭的女人,挺着胸脯站在父親身邊,兩個人握着手,女人的手戴著白手套,在手腕處有蕾絲花邊。可能連手套也是她自己縫的。她應該是很能幹的女人。照片上的父親非常英挺。藺伯偉是大個子,容長臉,濃眉大眼睛,笑起來露出頰上酒窩。小的時候不懂,但是年紀稍微大一點之後,看到父親從前的照片,小進覺得不比電影明星差。當然他現在完全不是那個樣子了。母親想必也很美,在照片上的時候,不過永遠無法知道了,她的臉已經被剪掉了,臉,和頭髮,或許還有頭紗,新娘不都是要帶頭紗的嗎?小進可以想像母親一定也爲自己縫了頭紗。

年代旅遊積欠千萬!傳不只越南地接社 馬爾地夫飯店也受害

她父親滿臉笑容。笑的那樣子讓小進覺得他們應該是幸福的,至少在拍照那時。照片不是他父親毀壞的。應該是藺虎。他父親適應得很快。立刻就習慣了沒有妻子的生活。好像那個替他生養過三個孩子的女人並不存在。他從來不提她。

整理包/4大超商「春節限時優惠」過年買好買滿享好康

這張照片小進放在自己的公車票夾子裡,確定藺虎永遠不會發現。如果他發現,八成會撕了。她很少拿出來看。就一直塞在票夾子裡。也並沒有什麼眷戀或懷舊之情。有一次臺生翻她皮夾子翻出來。臺生很有些奇妙的習慣,每次來找她,就在她房間裡亂翻。把她書包裡東西全拿出來看,公車票夾子打開來,看回數票還剩幾格。看她的學生證,看她的借書證。小進習慣了。反正也沒有什麼不能讓他看的。翻出這張照片的時候,臺生端詳許久,之後說:「小進,你媽一定最喜歡你。」他說因爲你媽只跟你一個人合照。好像她只有你一個孩子。好像她是你一個人的。

臺生跟他母親不親。小進當然懂他這番話的意思。但是照片其實不能代表什麼。那種「她是母親最特別的孩子」的意思是臺生自己想出來的。她一點不覺得。

臺生家裡就他一個,他纔是最特別的,唯一的孩子,不過因爲沒的比較,他感覺不出這一點。

臺生跟她要這張照片。她不知道他要了幹什麼。又不是他的母親,照片上那個小女孩,似乎也不是自己。(待續)

禁慾總裁,真能幹! 西門龍霆

港股医药外包概念股反弹 药明生物涨近5%

中職/味全龍啦啦隊-2 初代成員軒軒、練習生講薑離隊